在马来西亚吉胆岛的艺术节

在工作结束后,我去了丰田先生的个展。丰田先生是第一次通过个展认识的艺术家。

从大学二年级到现在已经18年了。虽然不是同一个时期的,但也是大学的前辈。

在个展的时候,一直给我建议,也出席了我第一次的个展。

在出发前的展览的通知里我感受到了缘。

我想我应该报告。

Degi Hari
接下来要离开日本两周,我在东京站的erick south吃了咖喱。在机场与一起参加的上条先生,齐藤先生,针生先生汇合。

他们也是参加了在山梨的活动的艺术家。

山梨是我作为社会人士第一次工作的地方,所以我让觉得亲切,安闲的感觉让人觉得安心。

少量的行李让我感到惊讶,第一次去到海外让我很不安,所以和熟人商量了。

我没有带有可能会被偷的东西,如果被偷我会觉得很困扰。用了100金买了贴身衣物等物品。我为准备带回家的土产清出一个空间。
我得到了一个建议。
我带了一个背包上飞机,考虑到了两周后回国的事,我带了厚衣。那一天非常的温暖,我流了汗。
我担心着各种各样的出国手续,能没有任何事情地通过我就安心了,

 

Degi Hari

这是我25年以来,第二次乘坐飞机,虽然知道交通事故发生的机率很,但还是有点不安。
通路很窄,斜后座的人很胖,所以前面座位的人不能斜倚,旁边的人好像很拘束。幸好我周围的人都很普通,运气不错。
因为是深夜的航班,难得会在睡觉的时候到达,令我想起了从前深夜时乘坐的巴士。
既激动又不安的心情,让我睡不着觉。

Degi Hari